薛丁格的貓箱
愛得深沉虐得深
 

About Maid

#因為老婆Skin只有一個所以我爆發了
#諸君,我想看正統女僕裝的湯姆森!!!!!
#下品對話注意

當接獲最新消息時,阿勞德理所當然的爆炸了。
「PERCHÉ!!!!!!!!!!!」
當高八度怒吼貫穿厚實的桃花心木門時,格琳娜揉了揉為此有嗡嗡作響的耳朵,同時深吸一口氣替自己做個心理建設。
格琳娜,笑容!笑容!端出妳的專業態度,開門後就算看見什麼畫面都必須穩住陣腳!
「指揮官?」少女出於禮節敲門,進入後卻發現整間指揮部的畫風有點不太對。
「指揮官,您現在在cos碇司令嗎?」不是她在說,只是那個光線、那個角度、那個姿勢…
坐在辦公桌前雙手交疊的阿勞德推了下不存在的眼鏡,用一種幾乎接近冷酷的眼神看著...

 

復健,又名試圖寫點充斥戀愛臭酸味的東西

  K原本是我在遊戲裡的師父兼奶爸,後來線下聚會互相加通訊軟件的好友後我們之間也開始熱絡起來。在我回去日本後,K成了少數幾個仍保持聯繫的人。我總會不定時收到裡面夾帶滿滿零食或特色點心(通常都是她拍了傳給我)的航空包裹與一封手寫信,多虧了K,讓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與那塊土地脫節。

  我總是明示暗示自己的心意,也不知道彼端的K是真的反射弧太長還是裝死,總是會被打太極似地拋回來。
  而今天,我站在羽田機場等待K的出現。

  「唷,好久不見!接下來這幾天我會好好負責伙食的!」

【求助】暗戀對象跑來玩然後說要在我家借住幾天怎麼解?在線急!!

  我帶著她搭車前往租屋處,租屋的地方雖然偏向郊區,但...

 

月光

#The Portrait的後話
#關於「人人都該有第二次機會」
#標題來自鬼束千尋的「月光」
#女指揮官×湯姆森注意

啊咧?指揮官離開了嗎?
格琳娜正抱著一疊文件左右張望,卻在經過湯姆森時被對方一把抽走。
我幫妳拿給她吧,銀髮人形如是說。

湯姆森並沒有直奔指揮室,而是拐個彎來到上頭配發的指揮官寢室前。
我進來了。
雖然被賦予不需過問就能隨意進出的權利,但是出於禮節她還是彎起手指敲了三下。
裡面的人如同預料中沒有回應,戰術人形逕自推開門--

後勤官有一疊文件要給妳,我替她送過來。
阿勞德沒有說話,只是靜靜靠在窗邊注視外頭的一切;湯姆森放下文件,有那麼一瞬間有種窗邊站著的是個穿著大人的衣服、扮成...

 
 

寫手傲嬌試煉

#多CP注意
#指揮官出沒注意
#OOC注意

1. 告白,不使用「喜歡」、「愛」等字眼。

(阿勞德與湯姆森)
  她們挨著彼此,在指尖不經意碰觸到的瞬間阿勞德傻裡傻氣的笑了起來,模樣像極了情竇初開的小夥子。
  湯姆森受到氣氛感染也跟著揚起嘴角。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Boss。」

2. 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見」等字眼。

(AR小隊)
  「人即像樹,枝葉越嚮往光明的天空,根須越深入陰暗的地底。」M16抱起陷入昏迷的伊萊莎,過去熠熠生輝的瞳孔此刻卻成了深不見底的幽潭。「放心吧,這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朝對方開槍。」
  「16姐…」M4試圖再次呼喚對方,卻顯得更加蒼白無力。
  「等妳變得更強時,...

 

幾個短篇

#自我放飛的產物
#也許會繼續放飛下去
Ready?

【上下之分】

自從指揮官在晨間會議大聲宣布跟湯姆森生米煮成熟飯之後,所有人形唯一的疑問是:

「所以誰上誰下?」

以湯姆森頭號弟子MP5為首的若干人形堅決相信指揮官是被壓的那個,而另外一側由英格拉姆帶頭堅持指揮官絕對是壓人的那個。

兩派人馬各執己見而且越演越烈,到了幾乎要爆發宗教戰爭的地步,然後——

妳們為什麼不去問當事人呢?

身為理智的旁觀者,SV-98優雅地端起卡布其諾啜飲,同時附帶一圈沾著可可粉的奶泡鬍子。

世界瞬間安靜下來,兩派人互相看看對方,再看看繼續優雅喝咖啡的步槍人形……

“嗶——!!”為什麼當初沒想到!!!!...

 

The portrait

#一邊聽音樂一邊碼字結果碼出了奇怪的東西
#強烈推薦一定要搭配The portrait這首音樂一起食用
#李×利貝的拉娘有
#指揮官&湯姆森拉娘提及

——我想替妳畫一張肖像。
李.恩菲爾德放下手中的「夏綠蒂的網」朝床上的銀髮人形說。
初秋午後的暖陽灑滿整個房間,連帶床上撐起身子的少女也被鍍上一層細碎柔軟的金邊。
肖像?
利貝羅勒有些疑惑。
她區起雙腿,圓潤的臉蛋輕輕靠在膝頭並朝褐髮步槍人形漾起笑容:
好啊…
少女回答的同時像個孩子般揉揉雙眼,細軟的聲音裡包含了某些難以察覺的東西,李甚至不敢確定自己有沒有聽到。

隔天,李換上常服帶著筆袋、幾張夾在畫板上的素描紙敲開房間大門。
Bonjour,Lee...

 

大概是冷CP

#突然想寫李&利貝的拉娘
#不過親媽同一個算拉娘嗎
#好喜歡利貝啊~小小軟軟的
#在我的定義裡,無論是哪種感情,都是愛情、親情與友情的混和體,差別之處在於比重的不同

利貝羅勒死了。
還沒來得及備份心智雲圖就被鐵血拆成碎片、僅剩一點破碎的殘骸被不要命的隊友從戰場上帶了回來。
李.恩菲爾德站在原地,覺得就像聽了個全世界最可笑的笑話。

那個總是昏昏沉沉的突擊步槍人形唯一一次的任性卻招來這樣的結果,任誰都無法接受。
李下意識朝指揮官特地為利貝羅勒而留的單人房走去,期望推開門還能看見長期臥病在床的少女朝自己漾起笑容。
“Bonjour,Lee. 今天要說什麼故事呢?”
嬌小少女的幻影從眼前消失。
深色木地板、...

 

404休假一日

#梗的來源是那個家具
#她們並不屬於我

【a.m. 5:00】
HK416率先醒來。
嚴格來說是被熱醒的。
她掀開棉被定睛一看,不知何時睡在一旁的G11因為冷空氣皺眉,為此將416抓得更緊了點。
被小睡鼠纏住的416原先想對著那顆灰茸茸的腦袋來上一記震撼教育,念頭卻在看見那張堪稱無公害的睡臉時立刻灰飛煙滅。
嘖!
她告誡自己等UMP45醒來後一定要提出換床位。
(UMP45:反正不管怎麼換G11都會摸上去的不是嗎?)

【a.m. 6:30】
UMP9在床上扭了扭,一抬腳把暖暖的溫柔鄉踢的老遠,卻在接觸到冷空氣的瞬間有想繼續縮回去當棉被蟲的衝動。
「早安45姐!今天真冷不是?」
旁邊的床空無一人。
「45姐?」
棉被...

 

【偷腥風暴-下】

內文與標題不符系列

聖誕節賀文就用這篇吧(被湯姆森掃射

「隨意坐,儘管當自己家。」湯姆森在弗羅倫斯帶領下走到樓上頗具強烈風格的休息室。
她忍不住打量;與其說是休息室,更像是單人居住的房間。兩人間維持微妙的沉默。有許多疑問幾乎要衝破胸口,但她卻像是在瞬間失去聲音似一個字也沒說。
「如果妳是想打探我們的關係的話——」不同於阿勞德的橄欖綠,她發現眼前這名女性的虹膜是相當透澈溫和的湖綠、襯著蜜色肌膚與深色長捲髮形成某種異域風情的美。像是*愛絲梅拉達一樣。
「我們分手很久了。」她說,語調平靜的像是在談論別人的事。
弗羅倫斯替兩人都斟了一杯酒:「她是個很棒的生意夥伴,卻是個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情人…」酒液在高腳...